提標改造還是退出?廣東九成建陶企業面臨生死抉擇

資訊中心
information Centre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行業資訊 >

提標改造還是退出?廣東九成建陶企業面臨生死抉擇
2019-08-26

廣東,擁有900多家陶瓷企業,其中建陶企業200多家,是中國第一大建陶產區。


2018年以來,廣東四大建陶生產重鎮——佛山、肇慶、清遠、江門相繼強力推進煤改氣,最遲2020年必須完成改造。


        與此同時,今年8月1日,覆蓋全廣東建陶產業升級改造的另一重要舉措——廣東省《陶瓷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DB 44/2160-2019)(以下簡稱“省標”)正式實施,相關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較此前執行的國標有所收嚴。


       雙重壓力下,廣東陶瓷能否承受得???對此,業內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種是提標改造將致使不少陶企不堪重負不得不退出;另一種則認為新出臺的省標并不算嚴格,當前的環保治理技術完全可以實現,稍有實力的企業只要肯投入,達標并非難事。


        在廣東省須2020年完成國家下達的“全國細顆粒物(PM2.5)未達標地級及以上城市濃度比2015年下降18%以上,地級及以上城市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率達到80%以上”的減排任務的前提下,工業企業污染物排放標準收嚴勢在必行。為此,廣東建陶企業必須作出提標改造還是退出的抉擇!


既是提標也是完善


       目前,我國現行的陶瓷工業大氣污染物排放限值執行《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GB 25464-2010)(以下簡稱“國標”)及其2014年的修改單。


      但自2014年環保風暴正式襲擊陶瓷行業后,山東率先在轉型升級中提標改造,并以此推動落后產能退出,此后的幾年間,河北、河南、陜西等北方產區均對標準收嚴,其中以京津冀及周邊“2+26”城市最為嚴格,淄博更是實現了清潔能源改造和達到超低排放的雙重指標……


        廣東佛山、肇慶雖然在2017年先后出臺了相關的管理規定,要求收嚴氮氧化物排放標準,但因不屬于強制性標準,收效甚微,全省仍以執行國標為主。


        國標2014年修訂單對大氣污染物中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限值要求為:噴霧干燥塔、陶瓷窯爐煙氣基準含氧量為18%,顆粒物30㎎/m3、二氧化硫50㎎/m3、氮氧化物180㎎/m3。


       省標編制組經過調研認為,上述標準仍有較大減排空間,尤其是氮氧化物排放限值過于寬松,很多企業在脫硝設備上只需簡單投入便可達標。此外,國標中針對難以監管的廠界無組織排放定義及監管、控制措施要求也不盡完善。


       省標起草人之一蒙娜麗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張旗康在接受《陶瓷信息》記者采訪,解讀該標準時指出:相對于現行國標,省標主要收嚴或完善了四方面的內容。


一是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分別收嚴至20㎎/m3、30㎎/m3、100㎎/m3。


二是明確了對含氧量做出了明確的定義:燃料燃燒時,煙氣中含有的多余的自由氧。而國標最初以過量空氣系數測算,后2014年修訂單改為含氧量換算,但未對含氧量做出明確定義。


      “我們通常是憑經驗把控助燃風,但是可能會帶來多余的空氣,造成末端的煙氣含氧量偏高,一方面導致折算值遠遠大于實測值,另一方面采集多余的空氣進入噴霧干燥塔、窯爐,會消耗大量不必要的熱能,與節能目標相悖?!睆埰炜嫡J為,含氧量的明確定義,要求企業必須導入信息化手段,自動控制助燃風的風量。


三是強化了無組織排放的控制要求。國標雖然對廠家無組織排放限值做出了要求:顆粒物最高濃度限值為1㎎/m3,但是國標對此缺乏明確的監管要求,導致執行難以界定。省標雖未收嚴排放限值,但對顆粒物無組織排放的燃料、原料、制備與成型、陶瓷燒成、產區道路等范疇都提出了明確的控制措施要求。


四是對污染物監測要求更明確和合理化。其中,省標明確規定:噴霧干燥塔、窯爐啟動4小時內、停窯2小時內,主要排放口污染物排放濃度均不作為達標判斷依據。對于該要求的必要性,張旗康深有感觸:“這一點是以前的國標沒有的,陶瓷企業年底難免要停窯檢修,但是開窯停窯的過程中,溫度急劇變化的過程中,很容易造成污染物超標現象。省標這一規定,遵循了我們行業特征,非常人性化和更合理?!?


↑ 廣東某陶瓷企業的在線監測。


超90%廣東陶企需升級改造

省標收嚴已是必然,對此業內卻有不同的看法。

      2017年以來,廣東肇慶、江門、清遠等地均提出相應的淘汰建陶產能的工作任務。

       其中,清遠市經信局2017年制定了“控制15家建筑陶瓷行業企業的在產生產線在84條以內”的淘汰落后產能目標;江門市政府也曾在2017年提出“恩平市沙湖陶瓷集聚區陶瓷生產線總體規模須控制在59條以內,橫陂陶瓷集聚區陶瓷生產線總體規模須控制在18條以內”,2019年再次提出加快推進建筑陶瓷行業整體退出;肇慶計劃2020年年底前,完成建陶企業退出和整治;2018年底,佛山市也提出將長期推動陶瓷行業落后產能退出……


       由此可以看出,無論是出于供給側改革需要還是環境治理需要,淘汰建陶行業落后產能都是大勢所趨。因此也被眾多人士認為,無論是推動清潔能源改造還是大氣污染物排放提標,都是政府為倒逼建陶產業落后產能主動退出,實現轉型升級而采取的行政手段。


       “廣東因制造業很發達,環境承載容量要比其他省份要弱,而且近十年來,廣東省空氣指數雖然有所改善,但是在全國仍屬倒數,不能滿足廣東進一步改革開放、經濟發展和老百姓對環境生態的訴求?!睆埰炜嫡J為,標準收嚴、監管加強是任何一個企業不可抵擋的一個趨勢,應順勢而為。


        但專業從事建陶行業煙氣治理工程多年的佛山市莫森環境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顏小輝則認為,不應該說是政府通過標準倒逼落后產能退出?!捌髽I發展不應該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做好環保是企業應盡的社會責任,不應該由政府強調。政府也需要創造稅收、穩定就業,如果企業做得好,還會被淘汰?”顏小輝認為,淄博產區的經驗教訓,應該早就對其他產區形成了警醒作用,但是大多數企業還是只在埋怨外部原因,沒有從自身找問題,才會面臨被淘汰的風險。


       無論政府部門是否將提標作為淘汰落后產能的行政手段,可以確定的是,廣東雖然作為全國建陶產業的領頭羊,但在綠色發展方面,僅有少數企業選擇主動升級排放標準,大多數企業僅僅達到國標要求。


↑ 新明珠肇慶祿步綠色建材基地。



        “現在很多企業找我們了解,大多都在國標的臨界點上,要想達到省標要求,投入難以估計。很多企業發展比較早,建廠時執行環保標準較松,存在排放口建設不規范、煙氣收集不規范等問題,需要推倒重來?!蓖瑯幼鳛槭似鸩萑酥坏姆鹕饺A清智業環??萍加邢薰究偨浝砣f杏波,在省標制定過程中參與了廣泛調研,他總結到,廣東現有企業基本可以達到國標要求,但大多數企業想要達到省標要求,還需要很大的投入。


        莫森環境負責人對廣東陶瓷企業目前的排放水平做了預估:“如果真的要嚴格執行省標,有90%的企業是需要重新投入的。但是大多數企業現在都處于夾縫中求生存,沒有這種承受能力?!?


       提標改造需要多大的投入?


       張旗康算了筆賬:蒙娜麗莎從2009到2017年,佛山、清遠兩大生產基地20多條生產線,實現超低排放,累計投入2個多億。

↑ 由華清環保承建的廣東清遠蒙娜麗莎建陶有限公司石灰石-石膏法脫硫煙氣治理項目,達到超低排放水平。


       2017年,生態環境部在國標中增加了重點區域實現特別排放限值的要求,其中除了陶瓷窯氮氧化物執行150㎎/m3的要求外,其余指標與省標無異,也就是略比省標寬松。這一標準的編制說明中對實施成本做了測算:一條陶瓷生產線的大氣污染治理設施投資在600萬元以上,每年的運行維護費用約400萬元。


       不過多位環境治理專業人士均指出,上述數據缺乏科學性。因為達標需要的資金投入,需要根據企業的產能以及達到的標準要求而定。但投入大、運行成本高是必然的。


達標已非難事  改造時間充裕


       以目前的環境治理技術,是否能滿足廣東陶瓷提標改造需求?


      從數值上看,氮氧化物收嚴最為明顯,省標編制說明對此也有解釋:國標2014年修訂單中對氮氧化物的排放限值要求過低,從執行情況來看,氮氧化物未普遍采取措施,仍有較大減排空間。不過多位環境治理專業人士均指出,以當前的環境治理技術,達到當前的省標要求,早就不是難事,關鍵在于企業的意識觀念有沒有轉變。


      2018年底,生態環境部發布莫森環境、蒙娜麗莎集團等參與征求意見的《陶瓷工業污染防治可行性技術指南》,對當前陶瓷工業成熟的污染物治理設備與技術及其治理效果做了詳細介紹,均可達到當前省標要求的大氣污染物排放限值,甚至可實現超低排放水平。


       “如果說收嚴,只能說是顆粒物收嚴了?!比f杏波認為,顆粒物是最容易超標的一個指標,但這并非排放物初始濃度高,而是由采用重量法對總懸浮顆粒物進行評定的監測方式造成的,但是這其中的懸浮物又包括了脫硫產生的二次污染,因此需要改變原有的脫硫工藝技術,這也是目前行業推廣石灰石膏法脫硫的原因,不過該項技術也十分成熟。


       “粉塵要達到30㎎/m3是很容易,但是要達到20㎎/m3有點困難,要做到10㎎/m3,就必須增加超低排放設備,投資成本就要成倍增長?!蹦h境負責人并不認為達到省標有難度,“淄博真正做到了超低排放,基準含氧量按8.6%測算,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分別為10㎎/m3、20㎎/m3、100㎎/m3,比其他產區排放標準嚴四倍還要多?!?


由莫森環境承建的東鵬山東生產基地——淄博卡普爾陶瓷有限公司煙氣治理項目,采用石灰-石膏濕法脫硫+濕法恒流高壓靜電除塵器工藝,實現超低排放。


       萬杏波更是補充道,不僅淄博,山東省其他地區同樣執行比其他省份更嚴格的排放限值,對含氧量的限定也更為苛刻,為17%,通過換算后,僅在數值上就比廣東的18%要嚴格33%。


      雖然技術已經不再是制約陶瓷企業污染物提標排放的障礙,但莫森環境負責人認為,真正要做到提標排放,難在監管。由于環境執法部門對專業知識的局限性,需要引入專業的環境治理公司作為第三方運維、治理才能杜絕企業數據造假的監管漏洞,讓環境治理工作步入正常軌道。


      廣東省標不僅在大氣污染物排放限值上相對于山東省標更寬松,在執行時間相對于山東的雷厲風行,也有所不同。


      早在今年1月4日,廣東省生態環境廳和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已經發布省標的征求意見稿,但直至6月底才正式發布。發布稿與征求意見稿最大的變化在于現有企業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限值執行時間由原定的今年10月1日改為明年7月1日,足足延遲了9個月。


       作為起草人的張旗康、萬杏波均解釋到,這是考慮到陶瓷企業年底停窯的特征以及改造需要較長時間的實際,給企業留足升級改造時間。萬杏波介紹,企業可建設新的環境治理設施,年底停窯時再進行接駁,這樣既可完成提標改造也不會影響企業的正常生產。


       不過莫森環境負責人認為,這種情況需要更大的投入,能接受的企業很少,大多數還是需要停窯改造?!按蠖鄶灯髽I需要很長的時間改造,多的沒有半年都改不好。有的還需要拆除部分廠房、設備再重建。企業沒有壯士斷腕、刮骨療傷的決心,環保改造就是一句空話?!?


但多位環境治理專業人士認為,只要企業有意識要改造,及早行動,時間還是十分充裕的。

↑ 廣東某陶瓷企業半干法脫硫項目運行現場。



留下還是退出?這是一個問題


       標準收嚴也是必然,擺在廣東陶瓷企業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么生存:升級改造,要么死亡:退出。


     “標準的收嚴,要求我們行業的同仁們要有更高的眼界和格局看待這個問題,同時又要掂量自己的口袋,能不能承受得住這一輪變革的代價,如果承受不了,還不如提前退出?!睆埰炜嫡J為,國家供給側改革的目的就是實現質量和效益的雙提升,到最后實現新時代高質量發展。所以企業不能再持觀望態度,應盡早考慮出路。


       雖然改造所需的投入不能一概而論,但在當前的行業形勢下,大多數建陶企業營收和利潤并不容樂觀,因此提標改造所需的投入,并不是每家企業都能承受的住的。萬杏波將標準頒布后,企業的選擇總結為四種:


一種是一次性改造到超低排放,未來十年內都無需擔心排放問題,這類企業未來發展基本比較穩定;


第二種是實力有限,改造到達標排放水平,可以保證5-10年生存期;


第三種是依然心存僥幸,企圖通過造假或者其他方式蒙混過關,這類企業隨時會被關停;


第四種是考慮到改造和運營成本太高,直接退出。


       對于保留下來企業,張旗康認為,需要從同質化競爭的怪圈中跳出來,“我們需要根據自己的品牌定位,重新定價。通過研發創新、技術創新、通過新產品抵消一部分增加的成本?!?


       雖然目前離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執行時間還有將近一年時間,但《陶瓷信息》記者從莫森環境、華清環保等環境治理企業處獲悉,目前廣東越來越多的企業已經把提標改造提上日程,正在尋求解決方案。






友情鏈接:科達潔能 蒙娜麗莎瓷磚 諾貝爾磁磚 閩發鋁材 國星光電 興發鋁材 天安新材料 基業冷軋鋼板 中國環保產業協會 谷騰環保網
二維碼
风速配资